has-portrait
has-portrait

新华社记者张大川挂职日记之十三:皮影艺人祁之韶

首页 新闻 专递 政务 生态 舆情 体育 旅游 图说 无人机 VR/AR 资讯
  张大川,2017年4月7日任海东市平安区三合镇党委委员、政府副镇长(挂职),为期三个月。
日记
2
张大川

新华社记者张大川挂职日记之十三:皮影艺人祁之韶

    农历四月十三日,是三合镇仲家村的庙会,从农历四月十一日下午开始,仲家村戏台上就有演员唱了秦腔和花儿,而且将持续到四月十四日晚上。聚集在戏台前的人成百上千,尤其偏爱花儿,歌手一开嗓,台下的人们就如痴如醉。遗憾的是,戏台上不见皮影戏的踪迹。

    庙会当天下午,我赶到三合镇新庄村,如愿见到了青海省甚至河湟地区有名的皮影大家——祁之韶。午后的阳光照耀着乡村的干道,没有一丝一毫的风,祁之韶坐在临街的木椅上,和邻居寒暄聊天。

    皮影艺人祁之韶正在演出(翻拍)。

    祁之韶留着寸头,头发几近花白,眉宇间依然流淌着年少时的英气,举止干练,言谈豁达。我自报家门之后,他似有婉拒之意,我再三解释,这才答应随便聊聊,然后把我领到了他的家中。他直言,此前被很多家媒体记者采访过,循环往复一套说辞,有些累了。

    院子里有一片菜地,菜地边上种着一棵桃树,屋子里干净明亮,家具摆设竟也十分时尚。祁之韶为我倒了杯热茶,说这是待客的礼仪。

    祁之韶今年64岁,枕边的妻子患中风病未愈,上有84岁的老母亲,膝下的三个孩子各有各的忙处,家里春种秋收、蒸馍做饭、喂猪养鸡的活儿都是他一手料理。精神依然称得上矍铄,但脸上的皱纹里似乎深埋着疲惫。

    祁之韶的父亲祁永昭,也是青海著名的皮影戏演员,受父亲熏陶,祁之韶自小酷爱音乐,15岁便开始学习演奏笛子、二胡、三弦、唢呐等乐器,随后潜心钻研皮影戏,一番勤学苦练后,技艺逐渐成熟。

    2006年,祁之韶和他的搭档作为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组派的中国民间艺术家表演团成员参与了奥地利“中国年”活动的演出,受到国际友人、华人华侨的盛情接待,也因圆满完成了各项任务而受到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的荣誉嘉奖。这是他至今都引以为豪的事情。

    皮影戏,也称“影子戏”“灯影戏”,是我国民间广为流传的傀儡戏之一。皮影表演是由艺人操作影人,伴以音乐唱腔,借助光影效果在长方形屏幕上表演各类故事。

    我曾在化隆回族自治县的双格达村看过一次皮影戏。三十平米左右的戏台上,一块一米高两米长的白色幕布被架在中央,“把式”坐在幕布后面,灵活地操控着手中的皮影人物,用略似秦腔、又不乏青海方言味道的唱腔唱着戏词。

    祁之韶告诉我,皮影戏班一般由箱主、把式和若干伴奏乐手组成,影人、乐器、影幕等用具,可以装进两只木箱,一头牲畜就可以驮运,行走轻便,四乡八邻随处可到。

    此外,皮影雕刻的过程主要分为选皮、脱毛、刮皮、拷贝图案、雕刻、上色、熨烫定型7个步骤,一般需要20天左右才能完成一个独具匠心的皮影造型。

    皮影戏演出和当地时令节日、民俗风情联系紧密,每逢传统节日、庙会或其他民俗活动,唱上几场皮影戏,是必有的内容。

    “仲家村今天庙会,戏台上只有秦腔和花儿,却不见皮影戏。”我说。

    “往前数20年,只要逢节过会、婚丧嫁娶,四里八乡的人都会上门请皮影戏班子,皮影戏唱到动情处可以让人哭天喊地、涕泗横流,有深刻的教育意义。一个木工一天挣多少钱,一个皮影艺人就能挣多少钱。”祁之韶说,现如今,人们更爱听花儿,可是花儿的教育意义跟皮影戏相比要差很多,唱的都是青年男女谈情说爱的事儿,过去都不允许在公开场合唱,登不上大雅之堂。

    祁之韶坦言,年轻人不喜欢听皮影戏,因为唱词太过古老,听起来晦涩难懂,年轻人也不爱学皮影戏,因为挣不到几个钱,也很难获得什么尊严、地位。

    为此,他曾经试图创新皮影戏的故事,比如将狼牙山五壮士的故事搬上幕布,用现代的演绎方式去吸引年轻人,但是依然收效甚微。他还自己创作了一台《希望之春》的皮影戏,演绎新时代农村里的故事,这台戏倒是颇受欢迎,但是距离皮影戏的巅峰年代,依然相距甚远。

    “您担不担心皮影戏最终会失传呢?”我问道。

    “我现在正在做皮影戏剧本的整理工作,也算是取得了一些成果,已经整理出《反淮南》《红灯记》《全家福》《双林寺》等十几部剧本。”祁之韶说,将来也许有爱好皮影的人,会再把皮影捡起来,那么剧本的存在,至少能保证这些故事不至于失传。(完)

    张大川

    男,汉族,出生于1991年1月,2015年7月入职于新华社青海分社,经济采访室记者。

    2017年4月7日任海东市平安区三合镇党委委员、政府副镇长(挂职),为期三个月。

2
  初来乍到,出于好奇便开始熟悉周边的环境。镇子南北是山,属于丹霞地貌,谈不上壮观,却也值得欣赏。镇子不大,只有南北走向的一条干道,沿着干道走个来回,只需要不到30分钟。刚下过雨雪的街道,也没有尘土,不时有货车通过,隆隆作响。我跟着镇上的干部走村入户,学习做群众工作。村民魏占存(音)说起了自己搭彩钢房的原由,原本土木结构的房子不好遮风挡雨,之后搭起来彩钢房既暖和还挡雨,另外家里院子小,为了养鸡方便,这才搭起彩钢房。
张大川
男,汉族,出生于1991年1月,2015年7月入职于新华社青海分社,经济采访室记者。
01007019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